目錄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關我茶事

一口茶事注重簡單細節,茶事一體,由選茶到包裝均務求雅緻簡約。我們了解產地來源,茶葉質量純正,不混雜茶梗碎末,進求手工製茶,古法炭焙,做出自家口味,殷實與顧客分享喝茶的二三事。

我們支持本地製作,品牌形象、包裝設計均由香港團隊主理。原片茶葉於茶園製成後均運送本地包裝,並與展能機構合作,惠及本土。

 

「一口茶事」:願望令茶文化成為香港人都享受的事

「每年能夠跟同一班人做同樣的事,是一種真正的幸福。」日本茶道教授森下典子的習茶感言,恰好呼應由5位香港人於2018年底創立、本地全新手工茶品牌「一口茶事」的探索方向。

 

遇見茶之前

「如何拉近茶與香港人之間的距離,讓傳統文化在當代社會延續?既是我們合組『一口茶事』的初心,也是當下最大的挑戰。」茶事成員謝塱培(Paddy)和溫衛能(阿能)同聲回應。

Paddy和阿能的裝扮時尚、言行跳脫,有別於茶人一貫古雅與嚴正的形象,令人猜想:兩人是怎樣跟歷史悠久的茶文化相遇?「我們投身茶事業之前,本來職業是做設計師。」Paddy爽快的說,他倆本來共事於「一人一口設計製造」設計公司(Aomm Creative),日常專責處理設計、影像、美術或印刷等業務,再者,大家身邊親朋亦無嗜茶的「老茶骨」,向來少機會接觸茶。

「我們像多數香港年輕人,生於中西文化交匯的地方,難免較嚮往歐美或日本文化。譬如覺得英國High Tea好正、外國人每日嘆杯咖啡好爽、日本人的抹茶製品好食、台灣的手搖茶好潮等,但對中國傳統茶飲,尤其原茶葉製的手工茶,印象不是『老土』,就是視作老人家興趣,近乎零認知。」Paddy坦承,「早年我未正式學茶,假期陪家人去茶樓飲茶,只為吃一盅兩件的點心,沒想過嘆壺好茶;揀茶時,若然被問要香片、壽眉還是鐵觀音?無諗法。就算偶爾想飲茶,只識去茶餐叫杯凍檸茶、凍奶茶,或到時興的茶飲店買珍珠奶茶、花茶果茶等,極少買茶包自行沖泡。就算前幾年去紅茶盛地英國旅行,購入不少伯爵茶包做手信,都只是覺得包裝型格,沒有深思背後的文化。」

他苦笑,「至於中茶的知識⋯⋯如白茶、青茶、黃茶、紅茶、綠茶、黑茶怎樣區別?普洱原來分『生、熟』?台灣都有出產烏龍茶?茫無頭緒。」

 

被茶選中的人

奇妙的是,習茶者有所謂「茶緣」之說,寓意有緣人終會跟茶相遇。正巧,這兩位新潮的設計師縱無意識要主動尋茶,可是冥冥上卻被這項古文化選上了。

話說,相對香港茶行業的平淡,內地、台灣和日本的茶行業發展倒是鼎盛。舉例說,每年初春採茶旺季,杭州龍井村、潮潮州鳳凰山等茶園,常遍滿來自五湖四海的茶師、茶娘、茶商及旅客,有的採茶製茶、有的做生意、有的生活交流,熱鬧到不得了。有求有供,茶坊自然加倍用心孕育好茶,加上內地政府的茶政策支援,致令茶葉質素普遍優良。唯獨一點,多數茶品包裝款式明顯稍遜,帶點俗氣、欠時尚感,難以推廣到歐美市場。於是,部分茶商看準近年海外正吹中國當代藝術風,紛紛尋找新一代設計師,或來到香港找設計公司重新包裝產品,構思更合時宜的廣告營銷歸略。

如此時勢,促使一些茶葉供應商主動向「一人一口」敲門,提出各類茶品牌與包裝設計的合作,意外造就Paddy和阿能通過「設計」搭建的一道橋走向未知的「茶世界」,繼而在這一片想也沒想過的新領域中,獲取了新鮮的靈感,最後還大膽地定了一個無比艱難卻興致甚鉅的目標———夥同「一人一口」的主席阿蔣、同事Youme,以及另一位從事紙品但熱愛生活時尚的同業Unis,合力創辦「一口茶事」品牌,向香港不同階層人士引進及推廣上乘的手工茶,希望拉近新一代與傳統文化的距離,填補本地市場的空白。


茶事起頭難:以設計突顯茶的精粹

「這是艱難的任務,偏偏我樂在其中。」阿能不諱言,早年茶知識淺薄,比起自小學起的茶人或資深茶師,工餘需要額外花精神與時間,學茶種、記資料、練沖泡,亦有過自我懷疑或迷惘的階段,「慶幸我是一位設計師,有『好奇心』作為推動力,驅使自己見關過關地解決問題,並藉由每一次的失敗、調整與成長,逐漸看到將『設計』與『茶文化』結合後迸發的火花有多精彩,同時體會到茶道撫慰人心的微妙效果。」

就「設計與茶」的融和方面,阿能認為假使茶文化如人有個性,「一口茶事」的初心期望可善用創意與工藝,為其重塑造更鮮活、跳脫的新形象去面對廣大的群眾。像他主理的〈易動〉藏茶系列為例,當初因應中港台藏茶者平均40歲以上,屬於高消費的群,以及茶品特性易隨時間變化蘊釀更多滋味,「我和團隊構思,以平衡傳統又不失現代感、突顯優雅又同時實用的概念,並查閱了《易經》、中式水墨掛畫等資料,提煉出黑白為基調的簡約視覺元素,還有採用掛置式包裝提高其觀賞價值。」用心的經營,令系列獲得賞識,奪得「香港智營設計大賞 2019」(Hong Kong Smart Design Award)的「Outstanding Package」、「Gold」及「Judge」三大獎項。

猶如泡茶的道理,同一款器具、同一種手法,卻不一定適合所有茶種,畢竟茶葉產地不一、屬性不同、滋味萬變,茶師絕對要懂因材選器、按四時選茶,才能牽引出茶品的極致風味。放諸「一口茶事」的處境,一次成功的個案,也不代表永遠通用,Paddy就個人觀察有感,「香港茶文化很吊詭,雖則這裡跟茶的歷史淵源深,像近來從海鮮酒家改建的東南樓,老闆原來是潮州人、家鄉是單欉產地,從前老茶友愛到酒家嘆靚茶,如今東南樓亦正推廣單欉茶品。城內還有好些類似茶故事,大都反映本地土壤有做茶事的基礎,兩者關係不淺。」

「但同時間,香港年輕人對茶卻陌生。譬如大家飲慣新茶,未必接受陳舊普洱的『酸』味,嗅到反會以為它壞了,不知是其特性⋯⋯各種問題與現象,令我們選茶與配套頗費思量。始終我們想推廣的客群,不只是資深及具消費力的藏家,更希望兼顧不同界別的人士,讓OL也好、學生也好、一家大細也好,都可以實實在在地享用茶品。」

 

推廣之道:讓茶品走向人群

Paddy說,「我們成立至今,曾經將幾款品牌產品,如〈一刻〉、〈一會〉及〈一造〉等的包裝與宣廣方向,數度作出調整。譬如因應港人重視健康,選料必須確保質素,嚴選原塊茶葉,不用碎枝梗葉;理解原茶葉沖泡,需要充裕空間舒展、釋放滋味,專門選用立體三角茶包盛茶;明白港人愛試新品、口味多元,初時推出盒裝款,後來又特設散裝款式,讓用家自行配搭款式;還有,理解港人生活繁忙,每款茶包早已按其茶葉特性等,分配份量並標記程序,提高沖泡便利性。同步,因應品牌現為網上店,無實體門市難接近人群,我們聯絡了好些本地機構,如跟『突破』商店合作寄賣產品,跟『杏晴身心藝術發展中心』合辦茶事藝術工作坊,及邀請社福團體的庇護工作員工協力包裝茶盒等,盡量讓茶文化跟不同圈子的人交流,也讓品牌以更貼地的方式去生根、萌生,慢慢成長。」

阿能聽罷,點頭和應,「這確是我們最大的心願。因為學茶與設計的過程中,我最大的得著不是說拎到幾多獎、得到幾多讚美,反而是透過一杯簡單、樸實和澄明的茶,感受到茶文化不只關乎飲食,還牽涉歷史、文化與生活哲理,還是一個探之不盡的豐富寶藏,甚至像一道明燈照亮了人的內心深處,重新發現過去被忽略了的情感與想法。」


茶之意義:為人感受活著的好

一如所有香港人的處境,阿能天天被繁重的設計工作追趕得喘不過氣,總是日以繼夜埋首案前獨對電腦,或來回港九新界去見客戶看樣辦等,加上作為一家之主要照料妻兒所需,「基本上,難有獨處和靜心的時間與空間。」他搖頭嘆氣。

直到展開「一口茶事」的計劃,阿能隨著本地「拙軒茶室」(Xiao Tu Tu Studio)國家級評茶師兼茶事導師招老師學茶後,心中困頓才逐漸覓得一個釋放的途徑,「招老師鼓勵我們以第一身,亦即個人的五感去觀察、去體驗,從而累積個人的知識、沖泡經驗,以至獨特的茶事態度。因為一杯茶是否『好茶』,除了講究茶葉本身的質素之外,也深受每個人的身體狀況與口味影響。像老人味覺退化自會喜好滋味濃,年輕人多數傾向清新之選;或春夏氣候寒暖不同,人體對茶的接受力亦會調節等。所以我們隨他學茶以來,不會只匿在茶室聽書、學沖泡,還很重視實戰經歷,像親身飛抵杭州最高級的龍井獅峰原產茶園,用自己雙手摸過原茶、嗅過其鮮香、聽過炒茶聲、嚐過茶滋味,及欣賞國家級師父陸州東的炒製藝術,或前往潮州跟搖青聖手陳醫生一起學過搖青等。」

阿能微笑,「當你置身寬廣的茶園,看著一株小小茶樹與茶葉,怎樣由採收到變成杯中之物,蘊釀出無窮的滋味,既會被世界的遼闊、自然的美麗所感動,令心情舒暢和自由起來,亦會不期然反思,香港現時主法的生活模式與價值觀,到底將我們變成了一個怎樣的人呢?當大家每日營役維生,但起居空間細小、休息不足,甚至失去跟親友交心、跟自己溝通的時間,值得嗎?」

想及此,阿能直言唏噓,「但我又不想說一句『可惜』就算,而是想切實地多走一步,為同路人送上支持與安慰。我相信設計的意義,在於『人性』、在乎『關懷』,即使當下我們無力改動社會政策、扭動時代氣氛,但至少可以藉著一口清茶,以它的營養去滋潤香港人的口腹,借其『靜品』屬性,讓大家透過親手沖泡、五感享受,暫時遠離煩囂、換取一刻平靜,好好傾聽各自的內心需要,一起再專注去感受萬事本質,細味出生命中樸質、沉靜的美好。」